神圣不可侵犯的合法财产已成为现代社会的基本规律。盗窃罪是一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9-08-08 14:30    

关键词盗窃犯罪;直接宾语

直接对象是指特定犯罪直接侵犯的特定社会关系。它也是受我国刑法保护的社会关系的一个特定部分。受刑法保护的社会关系由一种特定的社会关系组成。与此相符,我国刑法中直接违法犯罪也是一种特定的社会关系。

神圣不可侵犯的合法财产已成为现代社会的基本规律。盗窃罪是一种古老的侵权罪,一直受到刑法界的关注。这并不完全是因为盗窃罪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性更大,而且盗窃罪的复杂性以及由此产生的许多理论和司法困难。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笔者对盗窃罪的直接客体进行了简要分析。

神圣不可侵犯的合法财产已成为现代社会的基本规律。盗窃罪是一种古老的侵权罪,一直受到刑法界的关注。这并不完全是因为盗窃罪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性更大,而且盗窃罪的复杂性以及由此产生的许多理论和司法困难。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笔者对盗窃罪的直接客体进行了简要分析。

与一般对象鲲相比,直接对象来自不同层次的社会关系。这三者并不是并列,而是相反,但是一般和抽象的鲲具体和抽象的关系。总的目的是从一般来说,揭示了犯罪所侵犯的社会关系的本质;类似的对象反映了一种犯罪与另一种犯罪之间的区别,而直接对象反映了特定犯罪的特征。例如,无论是故意杀人罪鲲故意袭击还是盗窃鲲抢劫,他们都在一定时期内侵犯了社会关系,这是他们共同的本质。但他们的类似对象不同,故意谋杀鲲故意伤害侵犯了公民的个人权利,盗窃鲲抢劫侵犯了公共和私人财产的所有权。

“盗窃罪是指秘密窃取公共财产和私人财产的行为,用于非拥有目的,大量或多次盗窃公共和私人财产。” 1目前,中国的刑法理论将犯罪客体分为三个层面,即一般客体。鲲类似对象鲲直接对象。唐说,犯罪对象是一种受刑法保护,犯罪行为侵犯的社会主义社会关系。其中,犯罪的直接对象是指某种犯罪直接侵犯的特定社会关系。他们之间有共同点和个性,通常具有特殊的关系。根据直接物体的内容和数量,盗窃的直接对象是一个只违反特定社会关系的简单对象。

关于盗窃罪的直接客体,中国刑法理论界有很多观点。这是当前的一般理论,即盗窃的对象是公有财产和私有财产的所有权。总结盗窃罪的直接目标与公有财产和私有财产的所有权确实可以解释一些问题,但它无法解释司法实践中的一些新情况。如果它只考虑所有权状态,它忽略了四种所有权(使用鲲增益鲲占用鲲)彼此分离的情况。在许多盗窃案件中,罪犯只会直接侵犯其中一项所有权,并不构成侵犯财产所有人的全部所有权。如果A已经出租B的财产并将其偷走,则无法解释一般解释的理论。 2鲲所有权加权利说。这种观点是为了修正一般性陈述的不足之处。人们认为,盗窃的直接目标不仅是公有财产和私有财产的所有权,而且还包括拥有权。 3虽然这种观点可以解释这种情况,但是基于法律原因获得的公共和私人财产的拥有受到盗窃的侵犯。但是,仍然可以根据某些非法手段获得控制公共和私人财产的权利。例如,如果行为人窃取通过非法手段临时获得的财产,则没有法律保护受法律保护。对。所有权加上有权说这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所以这种观点仍有争议。控制说。提出该观点是为了解决上述问题。据信任何盗窃罪所侵犯的直接对象是公共和私人财产上的他人控制权。无论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事实上它只能被视为控制并享有对财产的控制权。但是,此声明中存在严重的逻辑错误。

“从内部和外部关系的法律功能和社会价值的角度来看,权利可以被解释为规定或在法律规范中隐含.鲲是在法律关系中实现的.鲲主题是以相对自由的方式获得的,或者不作为。一种利益,“4因此,任何权利都是国家法律承认的条款或法律规范中隐含的权利。当然,法律不承认任何因非法原因临时控制财产的权利。所谓的控制从根本上违反了法律。最后,控制理论仍然无法解释。?外国,特别是日本,一直对盗窃的法律利益提出争议。主有三种观点。一个是有权说盗窃的法律利益是财产和其他权利的所有权。如租赁权等,将占有占有法律原因,这也是日本的一般声明。其次,占有权说拥有事实上的占有权是盗窃的合法利益。第三是稳定占有。 5这是基于右翼的位置,利用占有并逐渐成为主流。据说,犯罪者通过盗窃占有被盗财产也是一种财产,该财产的合法所有人也使用盗窃来取回与盗窃组成部分相符的财产。但是,如果在所有人都拥有该财产的合法权利之后发现,并且由于必要的重要性,则确定合法所有者可以有合理的理由来实施这些权利。法案。消除违法行为最终不构成盗窃。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国内外许多观点或多或少存在缺陷。笔者认为,盗窃罪的直接对象应该是公私财产所有制。首先,犯罪的直接对象是指某种犯罪直接侵犯的特定社会关系。生产关系是社会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种关系,而是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