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8-10-06 03:08    

去年三月初,鲁茨叔叔从家乡来到三明做体检。众所周知,他患有晚期癌症,最多只能活三个月。他独自一人在黑暗中。因为家人安慰他,只告诉他是患了更严重的胃炎。

我记得3月6日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醒来。我睡在床上,愤怒地接了电话。原来是三明医生的家,问我有没有时间陪他去医院。我告诉他直接乘公共汽车到公共汽车站,他一下车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去接他。

伯父

上午10点,将军叔叔在小儿子的陪同下抵达三明。下车后,怕影响我的工作,他没有直接打电话给我,而是不停地问我单位的位置,一路找我自己。我从公交车站工作到了一段距离,根叔不愿贵打费,是走过来的,因为生活场所不熟悉,他们花了很多功夫,转了很多弯路到中午12点才找到我的单位下楼。当我下楼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虚弱的、又小又老的根叔叔,和他那英俊魁梧的青年完全不同。我一见到他,就有一种泪流满面的感觉。但根叔却忍住痛苦,笑着说:下班后?这都是疾病的罪魁祸首。我是来找你麻烦的。不知何故,在那一刻,我的心突然产生了一种生命脆弱的荒凉。

我带他们到我的办公室呆了一会儿,然后带他们去了办公室旁边杏耀注册的一家无名餐厅。我指着菜单,叫他点菜,但是当根叔叔看了看菜单,要十二块钱买一盘炸猪肉香肠时,他把我的裙子拉了出来,说:“这太贵了,我们换个地方吧。”我禁不住带他们去快餐店。他点了一盘青菜,一便士油炸猪肉和一碗米饭。我想给他再添点吃的,但他做不到,所以我不得不遵从他的意愿。饭后,因为是中午,医院没有工作,我就带他们上了街。鲁根叔叔度过了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这是他第一次进城。对他来说,一切都是新鲜而诱人的。在熙熙攘攘的麦当劳门口,根叔叔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这个大东西的标志,问:这是麦当劳吗?有一次我听到镇上一所大学的孙女说麦当劳很好吃。她让我生病,毕业后去城里吃饭。当将军叔叔这么说的时候,我看到他呆滞的眼睛闪着瞬间的光彩,他那苍白、黄色、胆怯的脸淡淡地笑着,露出两排黄色的玉米,中间是半粒白米。他扭动他的嘴唇几次,使他的嘴唇变黑,然后拍打他那张皱巴巴的嘴。我想他一定想尝尝麦当劳的味道,说:“这是麦当劳,现在很受欢迎,我们进去坐一会儿吧!”他一边说,一边推开麦当劳的玻璃门,邀请他们进来。鲁特叔叔和他的小儿子一动不动地站着,根本不想进去。“我听见孙女说它很贵,花了几十块钱。”将军大叔咕哝着说,这不足以吃东西,同时相当于几十块鸡蛋钱。我不介意,病后,特别来找你玩,然后你再问我!我知道,将军叔叔通常挨家挨户都带鸡蛋,只挣几分钱。他觉得这种花销太奢侈了,他知道我的工资不高,不愿让我付。

那天下午,我陪他们去了第一家医院检查。医生说:癌症已经扩散了,病人想吃得越多越好。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不寒而栗,一种莫名其妙的悲伤涌上了我的心头。将军叔叔问医生怎么说,急急忙忙地说:医生说病已经控制好了,没多久就没事了。当他走出医院大门时,根叔叔听到了,很快就康复了,感到很高兴,不时地放开他的声音,咆哮着唱出两首歌。

晚上,我去公共汽车站送行。他说,等一个月才能得到更好的健康检查,得到一些好的药物来治疗疾病,你得准备好我吃麦当劳,我听到鼻子酸痛,几乎哭了。我赶紧帮我骨瘦如柴的叔叔上车。门停了下来,但我突然想再看他一眼。窗户是反光蓝色的玻璃,只能看到他勉强的微笑,挥手告别他。鲁根叔叔突然打开了窗户,他的脸伸了出来,眼睛出奇地轻松愉快,我说了一句话。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这可能是永远的再见!

两个月后,将军叔叔去世的消息从他的家乡传来。从那时起,我的心留下了一种永远的悲伤和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