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漂流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8-10-16 13:43    

一个夏天的一天,我的妻子和孩子们离开了城市,来到农村,跟随着四面八方的人流进入一个叫做宣镇的峡谷。

我走进了许多峡谷,有些蜿蜒地穿过高原,有的静静地躺在平川的边缘。人们在山谷中,仰望群山的高大,人们变得渺小而坚定;俯瞰着清澈的山谷水,融化掉了尘封的身体。谷子里柔和而缓慢的空气,山谷里的绿色,以及春天潮神在山谷中雕刻出来的石头的清新和喜悦。我在峡谷里,那里有一种沉浸在大自然中的感觉。

这次我们是来品尝漂流峡谷的。我曾在清水河上漂流过无数次,一条高地河,赤手空拳,在橡皮艇上,或在木筏和渔船上。雄鹰在耀眼的太阳下在蓝天上盘旋,人在汹涌的波浪中挣扎,两边的悬崖,无论远近,都在人的眼前像音符一样滑落。那种漂泊是一种充满激情的斗争。峡谷?但它是一种放松身心的休息和休闲。

在峡谷的尽头,他沿着小溪走下,带着他的妻子和孩子们坐上一只木筏,轻轻地把船移到岸边,彩色的木筏把我们抬进了漂流行列,在山谷里漂浮着。

河床由人稍作修缮,保留了峡谷的原貌,保证了游客的安全。我们安全地漂浮在木筏上,放松着,尽情地漂泊着!沿着山脉的延伸,几条瀑布从山坡上垂下,还有古树、紫藤、山花、石头,波涛漂浮在我们眼前,就像三维薄膜。木筏进入急流,两只手紧紧握紧皮带,把筏子左右两面翻过来,把浪花倒入木筏,睁开或闭上眼睛,享受着千里之外的水的感觉。木筏掉进一股缓慢的水流,被冲下来,然后用漩涡回到船上,然后轻轻地掉下来,或者在岸上停留一段时间。我们把纸浆收起来,享受着由水流支配的完完全全的大自然。当木筏静止飘浮,仰卧在狭窄的蓝天上,几朵缓缓飘扬的白云在青山的白色背景下耀眼夺目,我突然想到:白云如帆,蓝天似海,山似岸,山谷上方是一个不规则的港口,我仰卧在木筏上,突然感觉漂浮在空中。

山谷很深,山谷里没有多少阳光,到了中午,太阳的光辉已经离开了谷底,在阳光明媚的山上移动了一英寸。远离阳光的灼伤,清澈而清凉的流动,漂浮在浮筏上的群山倒映成五颜六色,鳞片。木筏浮在前面,木筏在后面,在蜿蜒的深谷里,只有五颜六色的椭圆形漂流,是山谷中的彩虹。

漂浮在危险的急流中,有几只木筏漂到水池里。木筏在游泳池里,心还在沙滩上。我们的话语、表情、肢体都在身体的兴奋和欢乐中荡漾,令人兴奋的情感融合在诗意的风景中。

刚从海滩上漂下来的木筏是从我们这里来的?侧翼经过,骑手利用我们的注意力,几勺凉快地倒在我们身上,我抬头看了看,两个聪明的陌生女人拿着塑料小红勺高兴地朝我们微笑。我的妻子和孩子们还拿着一个小红勺,我们很快就把勺子拿回来了。这种水战从漂流一开始就一直在进行,有时是秘密的,有时是短兵相接的,有时是通过激战进入缓慢的沙排,而当人们在放松的心情中依靠木筏时,他们就会看到别人。小红勺在挥舞,神圣的小溪在飞溅。游客们,不管他们认识与否,都在微笑着,享受着别人泼水的洗礼,洒着山谷的花蜜。我们为什么要互相了解?无论高低,无论男女,无论年老还是年轻,在同一个山谷游泳是最亲密的朋友。独处的感觉,空气的深沉和冷漠,早已在溪流中消失了。

这一幕,我想起了人们所谓的东嘉年华傣族泼水节.在那个疯狂的节日里,人们手捧水盆,享受吉祥的象征,如意,快乐的水洒在别人身上,水飞扬,激情如水,快乐。但是,什么样的节日,多少混合了民族和宗教色彩,以及人为安排,可以与在这个山谷里泼水相比?我们肆无忌惮地享受着水的漂流,抛出一杏耀娱乐注册种完全放松的自然!

我们在漂流

木筏载着我们,欢快而安逸,顺流而下,蜿蜒向前。一个接一个地飞过海滩,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漂浮在一个池塘上。望着野花在水里,远听着画眉飘浮在峡谷里,人的空间观念在强化,但时间观念淡化为人与自然,人与人的融合去了。漂泊了整个下午,但感觉只是瞬间的事情。

我们从海湾漂流而出,回到广袤的粤北平原。这时太阳下山了,天空下着毛毛雨,农舍的距离和浪漫的弧线穿过一道柔和的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