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金太尔对现代道德哲学批判的探索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9-01-12 16:37    

麦金太尔对现代道德哲学批判的探索

有些是现代的,如罗尔斯的自由主义和哈贝马斯的共和主义,而另一些则是后现代的,如福柯的家谱和德里达的解构。但有些是前现代的,比如麦金太尔的社群主义。前现代哲学和后现代哲学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是对立的,但它们之间仍有一个共同点,即对现代性的批评。对于麦金太尔来说,对现代性的批判主要体现在对现代道德哲学的批判上。

现代道德哲学主要有两种理论,一种是康德所代表的义务理论,另一种是功利主义。这两种理论通常由三部分组成:道德主体理论、价值理论和规范理论。因此,基于这三种理论,我们分析和评价了麦金太尔对现代道德哲学的批判。

一,自我的个性化

道德哲学的主要任务不是告诉人们遵循什么样的行为准则,而是要证明为什么人们应该遵守它们。道德哲学提供哲学证明,通常基于人性的概念。不同的人类观点、道德哲学将提供不同的证据。换句话说,任何道德哲学都是基于某种道德主体理论。

麦金太尔将现代道德哲学所依赖的主题概念称为情感自我。情绪自我有两个特点:第一,对于情感主义者,道德语言仅仅是自我情感或态度的表达,而道德原则只反映了人们的偏好。另一方面,道德判断是道德主体基于其偏好的行为的赞美或谴责。其次,由于道德语言只是情感或态度的表达,道德主体在道德原则和道德判断中没有合理的应用标准。从表面上看,这种多愁善感的自我似乎能够采取主动和自主来摆脱具体情况,并选择或批评任何观点。事实上,所有这些都表明道德主体缺乏规范。由于缺乏自我情感标准,当人们在道德问题上存在差异时,会有无尽的道德争论。

对于麦金太尔来说,这种多愁善感的自我本质上是存在主义者所说的虚无主义:一方面,自我并非一无所有,所以他扮演的任何角色都没有客观价值;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无私的自我它可以是任何东西,所以他扮演的任何角色都是偶然的。麦金太尔认为,从人们所扮演的社会角色中理解自己是正确的。错误来自当代道德哲学中的自我概念和角色概念。自我概念的问题在于其个性化。角色概念的问题在于它是偶然的。

麦金太尔对现代道德哲学批判的探索

自我概念的个性化是指人在现代社会和现代道德哲学中作为个体的作用。麦金太尔认为,个人是社交机器和特定社会条件和环境抽象的一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说,自我扮演的所有角色都是个人的。因为道德主体是个人的自我,所以我扮演的角色是我个人选择的结果。我同意的道德原则和道德判断是我个人偏好的表现。由于道德语言只表达了我的偏好,在实际推理中,我首先对各种偏好进行排序和计算,然后追求偏好满足的最大化。从麦金太尔的角度来看,这种自我个性化是错误的。然而,关键问题在于,这种错误更多地来自现代社会和制度,而不是来自个人的自我概念。在前现代社会中,人们通过加入各种社会群体来认同自己和他人。用MacIntyre的话来说,我是兄弟和兄弟、的孙子,他是这个家庭的一员,属于这个村庄。属于那个部落。在社交网络中,每个人都有特殊的地位。没有这种地位,他无所事事。与此职位相关的属性(各种社会成员资格)是我本质的一部分,它们定义了我必须承担的义务和责任。由于现代化进程破坏了前现代社会中的关系网络,人们从社会群体成员转变为孤立的个体。

由于自我认同已经成为一种个体认同,因此自我的角色变得偶然。麦金太尔认为,在任何社会中,社会角色在理解自己方面都是正确的。现代社会的问题在于,自我的个性化导致了有害的后果,即自我与角色之间的冲突。为了说明这个问题,McInty建议比较字符(角色)和规范(字符)。首先,在任何社会中都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角色,但通常只有少数模型。麦金太尔曾经提到牙医和垃圾收集者是角色,而不是模特,经理和心理治疗师都是角色和榜样。其次,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信念,即角色和角色模型之间的关系是不同的。角色信念是由社会定义的,个人信仰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是,社会角色和自我之间没有宗教差异。这种模式体现了个人对社会的需求,并将社会角色与个性结合起来。通过这种方式,该模型证明了某种社会存在方式的合法性。最后,角色本身只起到一定的社会功能,表达了社会所倡导的道德理想。人物一般只具有专业意义和地位,但榜样也具有道德和文化意义。这种范式为某些历史条件下的社会成员提供了文化和道德推理。由于社会的文化特征和道德理想体现在模型中,区分不同社会的关键是确定哪些社会角色是典型的。例如,维多利亚时代的英格兰是由公立学校校长、探险家和工程师的模型定义的,而威廉德国则由普鲁士官员、和社会民主党人定义。

角色和模式反映了现代自我的双重紧张。通过这个角色,麦金太尔试图揭示自我与角色之间的关系是紧张的:首先,现代自我的身份是个人的,人们对自己和他人的理解是根本错误的;第二,自我负责的社会角色是偶然的,个人信仰和角色信念可能不一致,导致人格分裂。通过这个杏耀娱乐平台例子,麦金太尔试图揭示自我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是紧张的。该模型是道德哲学的面具。通过这些面具,隐藏了社会与个人之间的真正关系。麦金太尔认为,现代社会的模式是管理者和治疗师,他们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为社区服务。例如,管理人员操纵行业中的人员以更有效地将投资转化为利润;治疗师操纵心理学领域的人,以更有效地将异常人变成正常人。现代道德哲学将个体视为独立的道德主体。在麦金太尔看来,有两个错误:一个是个人身份的错误,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和他人是一个人,另一个是个人对个人自治的误解。但在这些问题上,麦金太尔自己的观点并非没有问题。现代道德哲学认为,一个人行事或选择事业的能力是由他自己决定的,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麦金太尔认为,这种自治的信念是错误的,因为一个人选择从事某种行为或事业有更深层次的理由,这决定了一个人的选择。

麦金太尔的方法论是历史性的:在讨论事物时,他找回了事物的背景和因果联系。当我们回顾过去时,事情似乎有一个明确的轨迹。在哲学解释中,这成为事物的逻辑,事物似乎不可避免地成为它们的本质。但是,当我们将此方法应用于未来时,它不起作用。未来是开放的:它是可能的,而不是不可避免的;前面有很多不同之处,没有内在的逻辑;虽然我们渴望取得成果,但我们不知道结果的确切原因。如果未来是开放的,那么我们就有一定程度的选择自由和一定程度的自治。麦金太尔否认这种自治和选择毫无意义。

2.私有化

实践哲学与价值观是分不开的,因为实践是对价值追求的追求和价值追求的实现。因此,价值理论是任何实践哲学的一部分(道德哲学、政治哲学、社会哲学等)。并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基础。对于道德哲学,价值理论是善的理论。它询问并回答什么是好问题。

不同的道德学派和政治哲学拥有不同的善的概念,如康德主义和功利主义,以及自由主义和社群主义。这些派系不仅对好的东西有不同的答案,而且对正义与善的关系也有不同的看法。康德主义和当代自由主义主张正义超越善意,功利主义和社群主义主张善于胜过正义。从麦金太尔的角度来看,现代道德哲学在善的概念上是错误的。

麦金太尔认为,现代道德哲学在价值理论中的根本错误在于善的个性化。在现代道德哲学中,价值理论是建立在人性论的基础之上的。这种人性理论认为人的行为有其自身的动机,行为的动机是个人的欲望或偏好。根据这种动机心理学,一个人的欲望或偏好是最重要的,欲望或偏好的满足也是最重要的。

虽然每个人的行为都是由欲望或偏好驱动的,但人们的欲望或偏好却是不同的。它们指向不同的对象,具有不同的程度,并且具有不同的内容。简而言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殊善良概念。在麦金太尔看来,因为现代道德哲学将欲望或偏好的满足理解为好,并且欲望或偏好因人而异,所以对于什么是善的存在很大的分歧。这种分歧是无法克服的。更重要的是,在当代社会中,这种对好主意的不同意见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麦金太尔说,这种情况很好,已经私有化。缺乏善意会导致三重后果。首先,因为善是私有化的,每个人对善的观念都不同,导致道德规则和善良的分离。人们可以就道德规则达成一致。关于善的概念没有达成共识。其次,由于人们之间在好的方面存在巨大差异,这种差异无法消除,因此国家或政府应该在善的问题上保持中立。这种中立性通常被认为是自由道德的基本特征。最后,善的问题属于私人领域,道德规则的问题属于公共领域。在私人领域,人的自由不受限制,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追求自己的好主意。在公共领域,人们应遵守道德规则和其他规范,以保护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

麦金太尔认为,现代道德哲学承认良好是对欲望或偏好的满足。缺乏善良将道德规则与善的分离,使政府中立于个人的特殊良好概念,并限制对私人领域的善良追求。在分析了现代道德哲学中善良的概念后,麦金太尔批评了这种缺乏善良的观点。

首先,现代道德哲学的心理假设是错误的。这样的心是否有良好的个性?学习的假设是欲望是所有行动的驱动力,欲望的作用在所有文化中都是相同的。麦金太尔认为,这种心理假设是错误的:在不同的文化中,欲望的作用是不同的,因此它们在触发行为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做事的动机不仅是欲望(要求、快乐、痛苦、情杏耀平台注册绪、意图等),还要受公共社会因素的驱使(要求、借口、请求、责任、义务等);更重要的是,欲望本身是由规范控制的,只有在规范的控制下才能实现欲望是合理的。

其次,善的个性化是错误的。良好的个性化可以分为两个步骤:第一,良好被定义为满足偏好或实现欲望;第二,道德规则不仅独立于善,而且先于善。麦金太尔批评了这一点。一方面,在现代道德哲学中,由于道德主体的个体化,个体追求善的个体(欲望的实现),这必然导致善的个性化;另一方面,善被定义为欲望的实现或偏好的满足。每个人的欲望或偏好都是特殊的,因此公共道德规则被认为与、无关。对于麦金太尔来说,这无异于将推车放在马前。他认为善良是道德规则的基础,道德规则应该建立在共同的良好概念之上。最后,缺乏善意会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在现代道德哲学中,因为人们追求自己的个人利益,而作为偏好的善的满足因人而异,至少在某些情况下,一个人对善的追求可能与另一个人的追求相冲突。这意味着一个人追求善的想法与其他人不相容。在麦金太尔看来,现代道德哲学无法解决这种“善”的概念和追求特殊的善。特别是,麦金太尔认为,良好的私有化与人们的好思想之间的冲突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而且是一个实际问题,也是西方社会发展面临的问题。

如果人们之间的概念冲突被视为现代道德哲学的一种表现,那么如何治疗这种疾病呢?在麦金太尔看来,由于现代道德哲学自身私有化,它无法为自己的弊病提供任何解决方案。他认为,在古希腊和亚里士多德,有办法对待现代道德哲学疾病。这个处方是一个常见的概念。这种共同的善良观念不仅挑战了现代道德哲学中良好概念的私有化,而且为合理的道德哲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