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扫盲识字”教学的范围框架战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9-05-09 14:43    

扫盲教学一直是低级汉语教学的亮点,有无数的教学方法。新课程改革以来,大多数教师从教学实践中总结出许多实用的新方法。其中,一种识字教学方法受到许多教师的青睐,具有突出的科学性,即识字率为《。所谓词理论,就是汉字的配置理论。识字素养教学方法是基于汉字的结构规律,从汉字鲲的意义上开始了读写教学方法,即鲲声。识字是基于科学的。汉字以中文语素录制。因此,汉字是词素。为了便于识别鲲以便于应用,字形与它记录的语素有关。表意文字的字形和录音制品的含义与语素的含义有关。录音制品的音符与语素的发音有关。这就是这个词。识字一词的识字源于汉字本身,其科学性质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一切都有利有弊。作者认为,识字率存在局限性,这导致教师鲲在完成识字任务时有一些不清楚的“疲倦”。

一个鲲老师的“疲惫”

汉字研究是以汉字为研究对象的语言学分支。主要研究汉字的形式和汉字的发展以及鲲的发展。解放后学者只明确提出汉字研究。中国着名语言哲学家鲲东北师范大学教授王凤阳1989年出版《汉字学》,这本书共计76万字,是一本以汉字为整体研究系统的汉字专着。因此,许多教师在教汉字时不理解措辞。

如果你不明白,你应该学习。学习无止境。这自然是事实。随着读写能力逐渐被教师所接受并开始尝试,许多专业学院的教授对识字和识字以及一些识字专着进行了大量有用的研究。例如,特殊教师黄一梅《字理教学手册》的老师是一本很好的书,它介绍了汉字的产生和发展,以及如何在教学中做出简单而简单的实践。虽然内容不深,但它涉及通过图形开发古代人物。从抽象符号到文本的复杂过程,此外,从Oracle到现代汉字,汉字鲲声音形状的鲲经历了各种变化,其中一些原本是基于字的,在变化中丢失了这个词,成为一个不合理的标志。对于汉字专家来说,有些词的措辞并不清楚。现在可以看到的最古老的一批汉字是殷商时代的甲骨文。 Oracle中有一半的话仍然未知。六本书中的字形和字符的含义之间没有联系,字形和意义之间的关系不能说。根据有关专家的抽样统计,现代汉字的基本原理约为50%。?想象一下,这是一个尚不完善的知识体系。教师如何系统地学习?如何有效地练习?难怪在通常的教学实践中,许多教师在完成扫盲教学任务时经常为一句话的措辞而绞尽脑汁。我记得当他执教《棉花姑娘》时,低年级的老师教授“希望”这个词。由于本课程参与了省级视频课程的选拔,老师希望他能用识字方法教授人物,使这一教学环节成为本课的教学亮点。结果,她在互联网上查阅了大量信息,并咨询了许多老师。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我不知道“看”这个词是什么,以及用什么方式呈现它。另一位老师在教授“你”这个词的同时,为了让学生记住这个词,他做了一个叮当声“广场上只是一个游泳池,大人带孩子去游泳。”结果遭到一位专业教授的批评,他是一名讲师,“不懂不懂,不教导?”通过这种方式,许多教师对汉字本身的局限性感到“厌倦”,并在一些奇怪的识字圈中挣扎。 2鲲老师的“疲惫的身体”

有些汉字的字符比较简单,对识字教学很有用。但是,逐一展示这些汉字的演变,让学生一目了然,如果老师单独口头表达,就行不通。在现代多媒体广泛使用的时代,精美的课件似乎是解决这一难题的金钥匙。

走出“扫盲识字”教学的范围框架战略

一位老师使用“识字教学”这个词来教授“木头”这个词。她分为三个教导字形的步骤,第一个“木头”代表树的分支;第二个“丨”代表树的主干鲲;低于第四个“丿乀”的第三个鲲表示树的根。 “木头”是树的形象,因此被称为象形文字。为了使教学达到直观和直观的效果,树枝鲲树干鲲树体鲲树根必须通过丰富多彩的课件逐一显示,古代人物的演变过程也逐一展示。第二个是这个词的意思,它的原意是一棵树,比如“树”。进一步扩展,有两种情况类似于树的含义,例如“木头”。另一种远不是树木的意思,比如“麻木”,这意味着人们没有正常的感觉,就像树木一样无动于衷。这也通过活动课件显示不同的相应图片。第三个是发音,因为这是一个象形文字,它直接使用这个字形来表达单词的含义。因此,如何在语言中调用这种东西,如何阅读这个词。这个象形文字并不意味着发音,它的发音需要被记住。此步骤不需要课件。但是,有两种主要类别的词语后来被“木头”重新创建。一种是意义的形式,即“木头”的含义用于表示相关含义。例如,“this”,在“wood”下添加“one”意味着这是树的根;和“森林”一样,它是两棵树,也就是一棵树。第二个是假的类,它使用“木头”一词来表示相关的含义或声音。例如,如果您使用“木头”作为声音符号,“mu”表示“木头”并且指的是沐浴;如果你使用“wood”作为意思符号,“board”和“material”,左边的“wood”意味着这些单词是树鲲 wood鲲与木制对象有关,而右边表示单词的发音。这些补充剂还需要漂亮的课件才能出现。在这一点上,老师只认为识字教学法会说“木头”。?这位老师一直在努力用文字这个词来教这个“木头”这个词。每天晚上,我检查了各种材料并将它们分类。我说我花了三四天的时间用教学步骤制作一些漂亮的课件。我让电脑老师为她做了。这么多的能量是鲲。鲲体力消耗,疲惫不堪。想象一下,如果每个单词的措辞教学如此投入,那么最终的教学效率是什么?

三名鲲学生“累”

众所周知,小学的大部分扫盲教学工作都是在低年级完成的,而低年级小学生的注意力并不稳定。鲲不持久,通常与兴趣密切相关。生动的鲲特定的鲲新奇的东西,它们更容易引起他们的兴趣和关注,但对于更抽象的话题鲲无聊,他们并不感兴趣。用文字来追溯古代汉字的来源是不可避免的。有人说古代汉字有时是一幅画,有时是一首诗,有时是一种哲学,它涉及战争鲲牺牲鲲婚礼葬礼娶鲲生活饮食鲲酷刑鲲农业和道德鲲宗教信仰和许多其他领域。因此,识字的使用不可避免地涉及解释初中学生相对不熟悉的主题。

走出“扫盲识字”教学的范围框架战略

我见过一个着名学校的老师正在教学生的案例《欢庆》。老师用课件展示国庆阅兵鲲五彩缤纷烟花的精美画面,然后教授读写能力。在教授“祖国”一词时,教师打开“an”一词,首先教授“礻”部分,并展示课件,让学生明白“礻”旁边的词语大多是相关的牺牲鲲崇拜鲲。然后我将教授“And”部门,并展示课程介绍北京的写作“和”是当人们崇拜他们的祖先时摆放在桌面上的平板电脑,并使用该课件来展示其演变。字。在课堂上,学生被画面“惊呆了”,这似乎有很强的兴趣和乐趣。课后,据了解,本课程中的许多学生在单词旁边写了“an”字样的“an”字。我还听过一个扫盲班。当老师教“鹅”这个词时,他告诉学生“鹅”中有一个“隹”。 “zhuī”这个词是大鸟的意思。当鸟儿累了,它会停止。它在哪里?学生说他们根据他们平时的生活经历在屋檐下停了下来。鲲停在树上。鲲在极点上停了下来。老师解释说它停在了悬崖的裂缝中。 “工厂”这个词就像悬崖。学生似乎理解并理解“理解”。以上两个教学实例都采用了识字方法来教学生。在教学过程中,老师解释了关于鲲民间传说的常识,并且除了这个词之外还教了一个奇怪的单词“隹”。当学生收到如此多的信息时,他们应该如何合理地处理和有效地吸收这些信息呢?这种教学会增加他们的读写能力吗??事实上,我们应该看到一个事实,即《不是每个单词的一个单词。它还理解教师可能与教学识字的效率不成比例。最好先了解学生在识字时可能会迷失方向。现状。隐藏在识字背后的这些“累”应该让我们思考。任何能够清楚理解措辞和单词的人都很容易被学生接受。如果他们无法解释无法澄清的词语,他们可以使用其他识字方法来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