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国际化目标的日本文化课程内容研究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9-05-29 10:44    

关键词:日本文化,国际化,目标,跨文化交流

论文课程的国际化是现代高等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基于这一目标改革现有课程内容具有重要意义。本文认为,在国际化的目标下,日本文化课的教学可以在以下四个阶段完成。第一阶段是基础素质培训,包括日本地理教学鲲的历史;第二阶段是社会文化教学,包括日本社会现象和传统文化形式;第三阶段是思想文化教学,注重培养学生的思维。和研究能力;第四阶段的教学突出了文化比较,以日本文化为出发点,着重培养学生的全球公益知识鲲人权鲲环境鲲道德。

经过中国高等教育机构日本专业数十年的发展,形成了完整的课程体系,培养了许多优秀的日本人才。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教育界已经认识到日本文化课在语言教学中的重要性。近年来,当“课程国际化”理论得到教育界的广泛认可时,日本文化课就有了新的含义。 2001年,教育部修改了原《高等院校日语专业基础阶段教学大纲》(以下简称《大纲》)。与原版相比,修订版特别提出了跨文化交际能力作为日语教学的目标。 “外语教学的最终目标是培养学生的跨文化交际能力,以及语言知识(指语音鲲语法鲲文本鲲词汇等)和语言技能(意思是听鲲表示鲲读取鲲 )是语言交流,沟通的基础除了使用语言的能力,它还寻求社会和文化理解,社会和文化理解的培养是多方面的。“

基于《大纲》的精神,越来越多的日本专业人士增加了日本文化课程在课程中的比例,引入日本习俗的文化课程已不再能够满足课程的国际化目标。事实上,早在1989年,哈拉里就提出了13项课程国际化标准,学生们不仅要了解不同的社会文化和国际事务,还要有不同文化背景的生活能力(harari,1989)。狭隘的国际视野和缺乏国际技能只是许多本科生面临的共同问题。因此,日本文化课不仅是语言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还培养了鲲,以提高日本学生的国际理解和跨文化交际。能力之路是实现课程国际化目标不可或缺的课程。?二

文化是一个庞大的系统。从广义上讲,它不仅包括社会现象,如人民的习俗,还包括鲲道德鲲国家字符鲲的抽象知识。因此,学生很难通过一个学期甚至一个学年完成对日本文化的深刻理解。因此,我相信这个知识体系的学习可以分四个阶段完成。

1.基本阶段。您可以在大二的第一学期开始基础课程,并告诉您历史地理鲲习俗和习惯鲲。通过为二年级学生的日语能力撰写讲座,学生可以提高阅读能力,同时帮助学生初步了解日本文化,培养学生的日本文化基本素质。同时,为了达到跨文化交际的目的,教学过程应侧重于中日之间的比较,特别是中日经济史上的文化交流鲲。

基于国际化目标的日本文化课程内容研究

2.改善舞台。在大二的第二学期,你可以设置一个不太困难的文化课程,并开始向意识形态文化过渡。在这个教学阶段,日本社会现象和传统文化形式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主要包括传统戏剧鲲(启考鲲可以鲲疯狂字鲲手镯等)鲲礼仪和禁忌0。01776日本“陶”文化(Bushishi鲲花路鲲茶道鲲书路鲲剑道鲲香道)等等上。对于上述内容的基本知识,学生可以完成自学表格,因此在教学过程中,教师不能仅限于教科书中的知识。对于每种社会现象和文化形式,教师应引导学生探索其发展的根本原因鲲,尤其是在全球视野中。日本的许多传统文化都是由中国引进的,因此引导学生比较日本文化的特点。鲲中日文化比较与差异鲲深入思考是非常必要的,这个过程也可以培养学生的国际思维。 3.加强阶段。现阶段的教学强调学生对思想文化的研究。在初中三年级,学生的日语水平已达到中高水平。同时,以历史鲲地理和社会文化为基础,客观上提出了高等教育。本阶段的教学内容可以基于南开大学韩立红教授的书《日本文化概论》。从日本文化的开放性和主观性这两个特点,我们可以对日本文化的发展做出一般性的垂直理解。以这两个特征为主线,日本组鲲努力工作鲲重实用鲲无常等特点,以及日本社会结构鲲的日本心理特征。

在此基础上,初步了解日本哲学,包括神道鲲佛教鲲儒学。由于本学年的课程内容相对抽象,因此应增加具体的例子,以帮助学生在教学过程中理解。同时,考虑学生的语言接受度和消化课程内容的能力。?4.扩张阶段。通过以上三个阶段的教学,学生基本上对日本文化有了清醒的认识,但这并不意味着课程目标的实现。在国际化目标下的日本文化课应该通过国际比较扩大对日本文化延伸的理解,同时培养文化理解。因此,这个阶段应该帮助学生建立一个多元文化的知识框架,在这个框架中,他们会照顾中文和英文,以实现他们对日本文化的理解。同时,通过对不同文化背景的比较研究,学生可以了解跨文化交际的特点鲲并掌握其基本策略。教师可以适当选择专家学者作为教材的高质量科研论文,突出教学内容的文化比较,注重培养学生的全球伦理意识。

基于国际化目标的日本文化课程内容研究

在完善基于国际目标的日本文化课程内容的同时,教育者也必须认识到文化不是一成不变的,具有历史和体育特征。这客观上要求教师在选择教科书鲲的教学内容时保持传统,与时俱进;它不仅要尽可能全面地涵盖日本文化的知识,还要考虑社会和学生的具体需求。正如陈俊森在《大学日语教育的发展》所指出的那样,“未来大学日语教学改革将走整合之路,并转变传统的三阶段(强大的鲲某些鲲初步)培养概念的能力,真正实现综合应用。平衡发展能力,不仅是语言知识的教学,还有交际能力的培养,语言的交流和文化;促进自主学习,重视日本学习环境的良好建设;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教师是主导教学为了创造良好的日语学习环境,帮助他们建立学习的信心,这是新时代日本教师的责任。“课程国际化的目标不仅提出了对文化课程内容的新要求,而且是对教师课堂教学乃至学校人文环境的综合考虑。当然,国有化和国际化是两个不偏不倚的主题。在课程设置突出国际化目标的情况下,如何充分考虑教学国有化问题,我将对未来的教学实践进行深入研究。参考文献[1]韩立红。日本文化概论[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9。[2]蒋丽娟。关于全球化时代高等教育国际化课题的探讨[J]。研究咨询,2009,(6)。 [3]教育部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日语语言组。高校日语专业基本概况[m]。大连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2003。[4]冷利民。关于高等教育研究和学校外语教育概念的探索《是《高等院校日语专业基础阶段教学大纲》[j]。日语学习与研究,2011,(02)。?[5]王守仁。高校外语教育发展报告(1978-2008)[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9225。[6]修刚。中国高校日语教育的现状与前景《以日语为中心的教学[J]。日语学习与研究,2008,(5)。 [7] harari,m.internationalizationofhighereducation: effectinginstitutionalchangeinthecurriculumandcampusethos.accasionalreportseriesontheternationalizationofhighereducation.ca,californiastateuni.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