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制变动成本分析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9-02-02 15:55    

中国新一轮的税制改革是由于制度环境和制度内部因素的变化,导致税收制度的运营成本和收益不平衡。有必要通过制度变革使税收制度趋于平衡。制度变迁的过程是系统、取代、转换和交易的过程。它本质上是一个比较成本和收益的过程。只有当制度变迁的预期回报大于成本时,制度设计者才能拥有实施制度变革的动力和能力。因此,制度变迁的成本是制度变迁的关键因素。

新一轮税制改革中的制度变迁成本分析

(1)税制对制度安排的依赖性

新一轮税制改革的路径依赖在一般意义上表示为制度变迁过程中的成本,而更深层次的表现是在制度变迁中解决各利益集团利益冲突所付出的代价。 。它也可以表达出来。用于摩擦成本。

1.潜在纳税人利益集团的利益。中国新一轮税制改革的基本特征是在保证国家财政收入稳定的前提下,全面制定年度税收和税收类别的增税减税改革措施,实行结构调整的税制改革。首先,这种结构性税制改革加上税收增加和减税,导致一些纳税人因税收负担减少而获得福利,而其他纳税人则失去了利益。例如,目前,中国取消了农业税,增加了个人所得税减免,这将使相应的纳税人受益;未来可能征收的财产税会增加一些纳税人的税负;二,国内外企业所得税法律合并后,由于所得税率较低,国内税务企业将减轻整体税负,而外资企业因取消一部分将减少利润税收优惠,导致心理失衡,这可能会减少对中国的投资。

2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利益。新一轮税制改革带来的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利益表现为一体。税制改革的结构调整将使税收在一定时期内相对下降,可能给中央和地方政府带来压力。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如何解决,如增值税改革,将形成中央和地方利益冲突;其次,由于新一轮的税制改革将重新划分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税收,导致地方政府在中央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形成利益博弈。

3.各利益集团的利益。在税制改革的过程中,除了上述利益集团的利益之外,还会存在多个利益集团共同发挥作用的问题。以中国的燃油税为例,作为“税费改革”的改革措施,政府长期提出改革思路,制定改革方案。但是,迄今尚未征收燃油税。除了近年来油价上涨的原因外,原因是与改革有关的原始利益相关者不愿放弃既得利益。在利益平衡未被打破的情况下,游戏的结果只能表示为路径依赖。(二)提高税收征管成本,增加税收征管成本

1.税制改革和税杏耀娱乐收运作过程中的社会环境。税制部门在税制改革和税收运作过程中登记的社会环境,即税制改变的外部环境决定了税收成本和税制改变成本。主包含一个公民税收意识。良好的公民税意识是新税制正常运作的条件。二是经济组织经济管理的标准化程度。经济组织财务管理的标准化程度是指财务会计制度的完善程度,它将决定纳税人有关经济业务的信息的真实程度,确定纳税申报的真实程度,并确定其有效性。和新税制的成本。三是社会信息管理水平。税收征管的水平和质量主要取决于社会信息共享的程度。只有在统一的国家立法下,为了实现社会信息共享,税务部门才能对纳税人和税务相关的经济商业信息进行可靠的分析和控制,确保税源监管到位。四是社会财务管理水平。在不完善的社会信用管理体制下,大量现金交易使税务部门无法控制纳税人的资金流动。一方面,它将形成地下经济,另一方面,税收将失去,税收制度的随机成本将上升。 。

2.税务部门的税收征管能力。税务部门的税收和管理能力实际上是税收制度和税收制度的收集和管理的内部环境。新一轮的税制改革必须考虑到这种能力的路径依赖。税收征管主要包括以下因杏耀平台素:税收征管模式。它是税务部门为实现税收管理目标而形成的组织形式,以及收集和管理组织、的税收和管理组织。科学规范的税收征管模式具有税务部门较高的征管能力,降低了新税制的运营成本。二是税务管理信息系统。纳税人逃税的控制取决于税务机关获取信息的渠道和质量,以及分析和处理信息的手段和程度。第三,税务官员的工作努力程度。税制的有效实施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税务人员的执法能力。、政策层面和工作意识。 (3)政府规划和设计新系统的成本,因为制度变迁是用新系统取代旧系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设计新系统,规划制度变更过程,并根据某些程序进行组织和实施。该系统已建立并投入运营,在此过程中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所有成本构成了制度变革的成本。新一轮税制改革成本的制度规划和设计成本包括新税制的设计成本,即系统设计的论证和调查研究成本;新税制提案的设计成本。(4)纳税人在新一轮税制改革中的合规成本

在新一轮的税制改革中。纳税人必须重新学习新税制、才能理解和理解,支付一定的培训费用,并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同时,纳税人必须更新财务会计软件等。所有这些都将构成实施新税制改革的合规成本。

两个、抓住机遇,全面推进改革,降低税制改变成本和路径依赖

(1)全面推进财税体制改革,降低新一轮税制改革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的摩擦成本

中国税制变动成本分析

新一轮的税制改革涉及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利益。为了平衡税制改革带来的不均衡利益,有必要实施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和转移支付制度等相关改革,确保税制改革的进度和有效性。在新一轮税制改革的同时推进的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应以社会经济事务责任分工为基础,逐步理顺分工合作。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以及同税管理的前提。其次,明确界定税权,兼顾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利益,充分调动中央和地方的积极性。

(2)把握税制改革的时机,降低新一轮税制改革的随机成本

为了保证国家财政收入的稳定,避免财政收入多年来的起伏,税收改革措施的出台应该在收入增减的方向和时间安排上协调一致。这种协调反映在税收类别和不同的税收中。对于单一税种,在全面改革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一些税种可以部分调整并逐步推进。对于不同类型的税收,在综合考虑改革的紧迫性和对财政收入的影响的基础上,合理匹配和选择适当的时机实施。通过这种战略安排,财务成本只是机会成本,税制改革的实力和财政能力可以更好地统一,以确保税制改革的顺利实施。

中国税制变动成本分析

(3)提高税务部门的税收征管能力,确保新税制的正常运行

新一轮的税制改革应充分考虑中国税收征管的现实。在我国现行的税收征管环境下,如何提高税务部门的税收征管能力和税收征管质量是改革实施的关键问题之一。中国税制改革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

在目前信息社会不共享的情况下,税务部门应通过精细化管理,纳税人完成税收监管和税收控制,减少税收损失,降低税收成本,保证新税制的正常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