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期中国财政政策的选择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9-06-18 05:59    

:转型中的财政政策应该是一个多目标的政策体系:转型中的财政政策必须促进体制转型的过程;必须促进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同时,它必须保持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包括充分就业、价格稳定、经济增长和国际收支。制度变迁对财政政策选择的重要意义在于,促进制度变迁一方面是过渡时期财政政策的目标之一;另一方面,转型经济体制构成了制度约束,影响着财政政策作用的不断变化。

关键词:宏观调控,金融政策,制度变迁

转型中的财政政策应该是一个多目标的政策体系:转型中的财政政策必须促进体制转型的过程;必须促进可持续的长期经济发展;与此同时,它必须保持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包括充分就业、价格稳定、经济增长和国际收支。制度变迁对财政政策选择的重要意义在于,促进制度变迁一方面是过渡时期财政政策的目标之一;另一方面,转型经济体制构成了制度约束,影响着财政政策作用的不断变化。

在、过渡期内调节经济稳定的财政政策选择

系统转型的顺利发展需要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中国转型期宏观经济波动的原因是复杂的,不能仅仅通过成熟市场经济背景下的周期性波动来解释。转型期的宏观经济波动与经济体制改革及其进步有关,与经济发展水平有关,呈现出一个阶段。因此,中国转型期宏观调控财政政策的选择也比较复杂。

一般而言,转型初期的经济波动主要是经济衰退,与制度变迁过程密切相关。对于激进的转型,转型初期的严重经济衰退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场大规模的经济衰退是由经济体系的真空造成的。由于激进变革是经济体系(甚至政治体制)在短期内完全彻底重建,当利益结构和经济不确定性为时,参与社会分工和资源配置的个人活动处于停滞状态。不确定。财政政策对此无能为力,因为财务关系本身正处于重建过程中。对于逐步过渡,过渡性经济衰退可以避免,也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并可以通过财政政策有效调整,以恢复增长。为应对这次经济衰退,财政政策应侧重于消除利益冲突并加速体制转型进程。在经历了转型初期的经济波动之后,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建立但仍处于进一步发展和转型期,经济周期性波动引起的经济衰退或经济过热已开始成为财政政策的重点。在这种情况下,财政政策的调控目标是为进一步推进体制转型和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良好的宏观环境。(1)经济发展水平和限制财政政策的制度变革过程

转型期中国财政政策的选择

中国面临双重转型,经济发展水平和制度变迁过程同时制约着财政政策。一个例子是扩大财政政策以遏制经济衰退。总的来说,财政政策在转型过程中的监管作用受到限制;从中期和长期来看,促进制度变革的财政政策可以在抑制经济衰退或经济过热方面发挥比直接针对经济总量的财政政策更重要的作用。角色。

1、经济发展水平限制了财政监管政策。扩大财政政策以遏制经济衰退的机制是通过政府支出动员企业投资和个人消费。但是,在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情况下,企业和个人缺乏扩大投资和消费所需的剩余资源(储蓄),金融的扩张只会导致近乎完全的挤压和扩大总需求的目标。与此同时,经济发展水平的区域结构失衡和城乡结构的不平衡,对扩张性财政压制的作用产生了另一个严重的制约作用。在经济不发达的条件下,开放投资和引进外资的政策可以在抑制经济衰退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不是扩大金融。经济发展水平制约了财政控制政策,宏观经济波动和监管政策的作用也体现在阶段。该分析也适用于该国内的各种地方政府。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中国地方政府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热衷于吸引投资。原因。

2、制度转型过程限制了财政监管政策。扩张性金融对整个国民经济的扩张效应取决于消费倾向。制度变迁过程可能会以两种方式抑制消费倾向,从而制约财政政策的扩张效应。首先,在所得税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社会整体收入分配差距扩大,个人对教育的预期、医疗费用、养老金、住房支出规模较大,因此在社会和社会中也是如此。个人水平对抑制消费。其次,地区之间以及城乡之间的制度变迁过程是不平衡的。由于先进的制度变革,发达地区和城市获得了巨大的制度效益。地区和农村地区不足,经济转型不足,经济效益低下。、收入水平低,产生收入。与财富分配的另一个结构差异,也降低了社会的整体消费倾向。因此,促进制度化公平分配和缓解制度变迁失衡的财政政策可以通过推进转型过程来增强扩张性金融的监管作用。

(二)遏制转型期经济衰退的财政政策选择

财政政策在过渡时期抑制经济衰退中的作用是充分发挥财政投资在私人投资和消费中的有效作用,实现内部推动经济增长。财政政策对消费的监管和投资监管应该是结构性的;除了短期内全面监管的目标外,政策从长远来看,客观上可以实现国民经济总供给和总需求的结构调整。1、财政政策的消费监管。总的来说,中国的国民经济总需求结构不平衡,国内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不足,扩大消费是财政监管长期必须坚持的目标。扩大消费应从两个方面入手:第一,增加整个社会的边际消费倾向;第二,将边际消费的可支配收入扩大到更高的阶层。中国社会更高的储蓄倾向取决于更大规模的预期担保支出和更大的收入分配差距。因此,增加消费倾向的最重要措施是改善社会保障制度和收入再分配制度,包括在制度中。消除城乡收入差距、。

2、关于投资监管的财政政策。按照制度变迁的进一步发展方向,应相对减少财政投入规模,调整投资结构。以经济总量为控制目标的财政支出的扩大应该通过市场机制尽可能地引导企业的投资和消费,而不是财政收入增长的直接经济增长效应应该是主要目标。

财政政策对企业投资的诱导效应取决于财政投资和支持政策领域。一般而言,政府对成熟或发达地区基础设施的投资所引起的企业投资规模非常有限,很可能导致大量挤出。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潜在高增长领域的潜在高增长行业或基础设施的初始投资上,并支持行业或地区支持政策,如税收优惠政策采购,以及推动企业资本追随大型财政资金 - 投资。潜在的高增长行业或地区具有较高的投资门槛。、市场难以预测或技术风险是重大风险。其高增长仅是企业投资所带来的风险溢价,导致该行业的小规模自发投资。区域资源分配不足。因此,政府的初始投资实际上是企业投资的风险补贴,可以使企业在高增长的行业或地区获得过高的回报,从而使政府投资具有显着的归纳效应。

转型期中国财政政策的选择

(三)过渡期间控制通胀的财政政策选择

在过渡时期,中国的通胀压力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经济过热。、投资需求过剩造成通胀压力;另一个是由原材料价格上涨引起的成本驱动的通胀压力、。除货币政策外,我们必须高度重视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的结构性财政政策,以达到控制通胀压力的目的。

过多的投资需求来自内部和外部资源。内部过度投资是由地方政府基本建设投资和内资企业盈余投资引起的。其显着特点是低级冗余结构和低投资效率。近期外部投资过多造成中国资本市场繁荣、人民币升值预期等因素导致流动性过剩导致热钱流入。对于后者,后者主要受货币政策的制约。对于前者,有必要区分投资实体并采用不同的财政控制政策。近年来,地方政府基本建设投资的相关收支可归纳为土地财政,必须受到公共财政体系标准化和完善的制约,包括将土地财政纳入预算管理系统的地方预算管理。 ,严格执行两条收支规则。规范土地出让金支付范围,同时增加各级金融服务支出强度,降低经济建设支出。鉴于内资企业低水平重复建设的过度投资行为,政府应根据政府投资、的税收优惠和财政补贴进行结构性指导,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和培育新的支柱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