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语言学角度看西方哲学家的语言观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9-07-31 14:29    

从语言学角度看西方哲学家的语言观

现代西方哲学家经常提到从认识论研究到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语言哲学研究的转变为“语言转向”,并认为这种转变是哲学的一次重大转变。毫无疑问,语言问题是20世纪西方哲学的核心。为什么西方哲学将哲学研究的本体论转化为语言,以及转变它的动机,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了许多学者的思考和讨论。有两个基本共识:哲学研究对象有危机,需要被替换;第二,语言是最适合研究的对象。虽然西方哲学家对语言的研究已经取代了对认知的讨论,实现了哲学研究的语言转换,但哲学家的语言研究和语言学家的语言研究仍然存在很大差异。从表面上看,哲学家倾向于探索大量的理论问题,语言学家倾向于精确地描述语言;从起源的角度来看,语言学是一门与哲学分离的学科,因此语言学家对语言的研究更为具体。从本质上讲,哲学家和语言学家对“什么是语言”的基本问题有不同的看法。此外,哲学在语言教学中的启示和作用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正如李晓红所说,语言哲学的每一次发展都具有语言学的品牌,不仅丰富和发展了语言学理论,而且拓展了语言研究领域。语言教学也可以从语言哲学中汲取丰富的营养,因为语言教学本身就包括对“人”的教育。语言教学的哲学思考和文化建构是明智的选择。语言教学缺乏理论视野是无生命的。从语言哲学的角度来反思和改革语言教学,必将拓展语言教学的学术视野,提高其语言教学的水平和境界,促进语言教学的哲学转向。

这篇文章的观点?镅匝镅匝○○括语言语言语言语言语言语言语言对对对对对对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西方

维特根斯坦是一位受到普遍认可的哲学家,具有划时代的影响力。他在早期和晚期阶段的两种哲学观点是两种主要语言哲学流派的代表。他早期哲学的基本前提是认为语言是有意义的,哲学研究的问题是“语言的意义是什么”。他在《逻辑哲学论》中提出的模式说句子,命题等被视为意义的基本单位,在此基础上他们试图揭示语言的本质及其界限。他认为语言是用来直接表达思想的,而思想是语言与事实之间的中间联系。语言通过表达思想来表达事实;语言必须与语言之外的事实相对应,以解释语言的本质,强调语言与事实的依赖性,孤立地反对语言研究的语言。这个想法实际上体现在功能语言学和认知语言学的核心概念中。大多数在中国从事语言研究的学者倾向于根据自己的特点接受功能和认知语言观点,因此他们可以从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中学习。当然,这个想法对语言教学也很重要。形式与意义之间的关系一直是语言教学的重点。理想的教学应该同等重视形式和意义。然而,在实际语言教学中,形式往往被强调,意义被忽视,形式和意义无法匹配,学习者的交际能力不足。奎恩斯的行为语言学习理论遭到乔姆斯基和其他人的严厉批评。乔姆斯基认为,行为主义的条件反射和泛化不能解释个体语言能力的起源。他强调语言能力的天赋和语言的普遍现象,试图解释具有先天性语言普遍性的深层结构的庞大人类语言。生成能力。我们认为,虽然原因强调行为刺激的重要性,但它并不否认儿童天生的语言能力。奎因的语言学习理论并不像乔姆斯基的批评那么多。没有参考。他所谈论的类比是儿童第一语言习得和第二语言习得的基本学习策略。这也是人类的基本认知能力。在第二语言教学领域,乔姆斯基的人才理论似乎没有什么应用价值,但它更实用,更实用。目前,对中文作为第二语言教学领域影响很大的明德实践模式,与奎因的语言学习理论相似。它重视为实践提供真实的背景,并重视学习者的类比能力的使用。模仿和创造。

海德格尔是存在主义的创始人。他认为,传统的语言观是对主体的征服,统治和利用。在《语词和对象》中,海德格尔将传统的语言观归结为三类。 1.说是一种表达。 2.说这是人的活动。据此,我们必须认为人们会说,人们会说一种语言。人类表达总是复制真实和不切实际的事物。海德格尔认为,传统的形而上学将自然视为一种物质,并将其无限地发展,最终导致地球上人类生存的严重危机。为了拯救地球并拯救人类,海德格尔提出了一种新的语言概念。这种语言观把语言本体论,并提出语言是说话,而不是讲语言的人,强调人类存在的有限性,以批评作者对世界的态度。海德格尔的哲学被称为存在主义语言哲学。基本思想可以表达为回归词语的词源,即回归词语的原始体验。回归单词的最初经验是回归到单词的存在,即原始的。生成状态。

海德格尔也重视语言和言语之间的区别。对于海德格尔来说,他的“语言”包括索绪尔的“语言”和他的“说话”,但有一个更抽象,更现实,更真实的语言。 “前者说话”是指人们用语言说话,后者“说话”是指语言本身在说话,历史在说,天堂在说,人们实际上说语言是人说的。

在海德格尔的哲学体系中,语言与存在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非常沉重的线索。语言与存在之间的关系也是海德格尔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在《语词和对象》中,他提出“思想语言的存在,语言是存在的家园”。海德格尔晚年试图以诗歌的形式解释他对语言的看法。在《语言》中,他指出“语言是最高的,第一个是无处不在的。” “这个人被表达为言语的存在,这并不意味着唯一的人有发音的可能性,而是意味着存在存在于揭示世界并揭示其本身。有一种方法。海德格尔抓住了语言从哲学的高度来看,并认为语言可以分为两个层次。较低的一个是语音,即声音是发出的;语言越高,即声音用来表示某种意义他认为言语与语言的关系是语言的存在论,本体论的基础是言语,言语与外表相同,理解是本体论的同一起源。语言;人们谈话的目的不是制作声音,而是传达某种意图并表现出某种意义。语言与意义的关系是现代语言哲学中的一个严重问题,也引起了海德格尔的高度重视。根据海德格尔的语言现象学,意义通过语言来表达。会谈的性质属于这种存在机制,它共同创造了扩张的状态。他认为事物的意义存在于言语中,而在解释中更为重要的是在对话中更为原始。意义的表达是通过言语和谈话来实现的。言语的意义不是发出声音,而是指向事物。这些语言观为许多论点奠定了基础,他后来讨论过人们在自然界中拥有语言,语言是人类的主人。

与海德格尔一样,伽达默尔从本体论的角度强调了语言的存在。他指出,人类是一种语言的存在,因为人类的理解活动离不开语言,或者人类的理解只是一种语言活动。在海德格尔的“语言是存在之家”的基础上,他提出“理解的存在就是语言”。这种说法意味着任何存在只能用语言向人类呈现其真实存在。仅仅因为人是理解的存在,人们总是用语言来拥有世界。人类的历史和文化特征被接受为语言。对于人们来说,世界就是语言世界。我们不能教条地将语言视为一种工具。在掌握语言学的本质时,我们必须摆脱对传统哲学工具主义的片面解释。伽达默尔认为,如果我们想从所谓的语言哲学的偏见中解放与理解相关的语言,我们必须考虑口译员和工匠使用词语和概念之间的区别。工匠在使用它们时会拿起工具,在使用它们时把它们扔到一边,我们必须意识到所有的理解都与这个概念有内在联系,并且会拒绝所有不承认单词和事物之间固有一致性的理论。他强调语言不是人类意识的自由裁量权。 “语言不仅仅是生活在世界上的人类所适用的一种设备。相反,语言是基础,用语言表达的是人们拥有世界。” 。

从语言学角度看西方哲学家的语言观

从伽达默尔的话语中也可以看出,哲学家对语言的理解比语言学家更广泛,更抽象。伽达默尔的“人们总是以语言的方式拥有世界”对语言规划和语言教学具有深远的意义。根据我们对伽达默尔语言观的理解,语言不仅是一种交流工具,也是一种人类对世界的体验。因此,在处理普通话和方言之间的关系时,我们应该更深入地了解普通话和方言的价值。傅杰钦重新诠释了伽达默尔语言哲学所激发的母语教学。从语言的深层含义出发,她认为语言是存在的表达,语言反映了存在的意义。中小学语文课程通过语言表达人类历史和文化,丰富学生的思想和生活经历,形成学生的语言素养。伽达默尔还认为,我们不是在真空中学习新的语言游戏,而是用我们的母语学习。这使人们重新思考是否适合完全忽视母语在二语教学中的作用。此外,伽达默首次从认识论的角度讨论了书面和口头语言,特别是对语言行为的强调。这种观点对于口语和书面语言与语言研究中语言行为理论的区分具有指导意义。

我们偶尔接触过的偶尔机会? Z字哲学家的作品深受其独特而新颖的观点的吸引。本文讨论了几位着名语言哲学家的语言观点。除了客观介绍外,还简要回顾了相关内容。由于能力和知识的限制,文章中列出的西方哲学家的语言观点并未全部讨论。引言和评论相对分散,理解不深。但是,本文的研究具有一定的价值。首先,它允许人们从新的角度理解语言并理解语言教学的作用。此外,它还可能引起语言教学界和语言本体研究界的哲学和其他相关学科的关注。正如许嘉璐所说,几千年来,汉语研究缺乏理性思考和理论建构。在干嘉时期,语言学家几乎忘记了哲学,重新强调和轻率投机,思想沉重,思想开明,不善于提高实际用于理论水平的科学方法,不善于运用认识论。解释和演示这些方法。到目前为止,语言学关注文本而忽视理论的趋势仍然存在。很少有人理解哲学,能够传达哲学和语言学。据此,徐嘉璐认为,这是语言学难以产生新思路和方法的严重原因。似乎我们可以说我们的哲学家对语言的关注太少,而我们的语言学家对哲学的理解则更加可怜。可以看出,中国语言学产生了学科内不能遵循的新思想和方法,应该利用哲学等相关学科的营养学。对于语言学和教育学的跨学科研究,它也可以直接受益于哲学等相关学科。钱冠莲认为,在西方语言哲学资源中充分开发利用营养和智慧,从旧问题中发现新方向,着眼于如何把语言问题与现实外部世界,人类行为,社会交往和日常生活联系起来。这种研究密切相关,可能形成一种独特的新研究风格和趋势。

虽然这篇文章是我们阅读哲学文献的练习,但它仍然不是太浅薄。我希望我能激励他人激励更多语言研究人员学习语言哲学和语言教育。语言研究需要脚踏实地,抬头看星星。